safa酱

这里沙发,眼厨,all王王all,杂食,下限无。

【全职】到底谁才是国家队队宠?

无cp。也可以心证。
时间设定是在国家队训练过后,开赛之前。
现在在苏黎世。
可能ooc。          

      

国家队聊天室。

    
【索克萨尔】:早上好,大家都在吗?刚刚冯主席发给我了一份关于下午采访的稿子,有些问题需要大家考虑一下该怎么回答。

【索克萨尔】:没有人吗^ ^,说起来不参与讨论的话,可能到时候会被当做消极怠工减少比赛机会的。

【夜雨声烦】:说什么呢队长怎么可能没有人呢本剑圣就在这里!话说我参加讨论最积极是不是比赛机会就有很多啊,场场都有虽然很累不过也挺好的对于本剑圣来说不算什么对不对,来来来什么问题说吧。

【逢山鬼泣】:不止比赛啊,黄少一人参加采访,幸福全联盟。(哈欠.jpg)

【百花缭乱】:+1

【百花缭乱】:哈哈哈看到没这次是+1啊+1!

【君莫笑】:+3

【风城烟雨】:+4

【生灵灭】:+5

【唐三打】:+6

【夜雨声烦】:李轩过来过来我们谈谈,来来来给你看个宝贝!

【百花缭乱】:叶修你大爷!你不是+2吗!

【逢山鬼泣】:不看,晕针。

【君莫笑】:不跟你抢。(烟.jpg)

【百花缭乱】:凸!

【索克萨尔】:不可能只让少天去的,如果能的话我也不会问了。

【王不留行】:能想到采访蓝雨的记者那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夜雨声烦】:……队长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告诉我是不是这几天叶修把你带坏的?!叶修叶修还我亲切友好的队长!队长你变了啊!

【索克萨尔】:有吗?^ ^

【夜雨声烦】:当然有!!

【君莫笑】:当然没有了,LS的小傻瓜。(烟)

【风城烟雨】:当然没有了,LSS的小笨蛋。(宠)

【王不留行】:当然没有了,LSSS和LSSSS的小傻叉。(o▽O)

【生灵灭】:画风突变……

【王不留行】:抱歉,刚刚是方士谦。

【君莫笑】:老方在你边儿上?

【王不留行】:嗯,早上刚到的。

【夜雨声烦】:等采访的时候你们死定了!!我记着你们了!

【索克萨尔】:好了各位,进入正题吧。大家都被采访了那么多年那些普通问题都应该知道怎么回答了,但是有一个“国家队队宠是谁”的问题,大家还是统一一下口径好。

【海无量】:这问题好啊,投票吗?

【石不转】:什么是队宠?

【沐雨橙风】:就是被全队宠爱的那个人XD。

【风城烟雨】:联盟真会玩。点赞。

【索克萨尔】:那就投票吧,我记票。

三秒后,几乎同一时间。

【君莫笑】:黄少天。

【王不留行】:黄少天。

【夜雨声烦】:张佳乐!

【唐三打】:张佳乐。

【风城烟雨】:周泽楷。

【一枪穿云】:黄少天。

【百花缭乱】:叶修!

【石不转】:韩文清。

【沐雨橙风】:叶修。

【逢山鬼泣】:黄少天。

【海无量】:叶修。

【生灵灭】:张佳乐。

【索克萨尔】:我票少天,所以少天五票,张佳乐三票,叶修三票,周泽楷一票……韩文清一票。孙翔不在?就当做弃权吧。

……

【百花缭乱】:……我竟不知该从哪里吐槽才好?

【夜雨声烦】:靠靠靠为什么为什么我票最多!本剑圣如此霸气!

【君莫笑】:新杰大大你吓到我了。

【石不转】:不能选队外人吗?

【生灵灭】:这个……没问题也到是,可重点不在这里吧?

【一枪穿云】:嗯。

【石不转】:韩队在队里就是队宠。

【生灵灭】:……

【君莫笑】:(吓.jpg)

【海无量】:wocwoc张佳乐,是吗?!

【百花缭乱】:别问我,我从来没懂过霸图……我不知道……

【逢山鬼泣】:张佳乐大大竟说出此言为哪般,这是同队感情的破灭还是真情的流露?

【百花缭乱】:李轩你越来越李迅了。。

【夜雨声烦】:有没有人理理我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石不转】:经理都会听韩队的。

【王不留行】:可能你理解错了。还有方士谦让我替他给你加个油。

【石不转】:?……谢谢。

【索克萨尔】:虽然好久不见,但是我直觉方神原话不是这样的。

【唐三打】:孙翔去哪里了?

【一枪穿云】:孙翔,出去买了。
…………

【风城烟雨】:沐沐,我想……

【沐雨橙风】:秀秀,我也……

【君莫笑】:小周啊……汉语不能这么说……容易看错啊……

【一枪穿云】:?

【王不留行】:孙翔,出去卖了。这样。

【海无量】:大眼儿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生灵灭】:看语气,这个确实是王队……

【唐三打】:……

【君莫笑】:大眼你为人父母的……唉。

【王不留行】:……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夜雨声烦】:喂喂喂你们都没人理我还好意思让我当队宠,反正我不干啊我不干!不服pkpkpk竞技场走起!

【君莫笑】:那我宁愿换人,我投老韩。

【逢山鬼泣】:我也韩队吧。

【索克萨尔】:这样的话,我也投韩队吧。

【唐三打】:韩队四票了?所以队宠是他?

【索克萨尔】:嗯^ ^

【唐三打】:哦,那就这样吧,我先修下水管,不聊了,下午几点采访?

【石不转】:一点,直接到会客室。

【海无量】:没人注意他要去干什么吗……

【逢山鬼泣】:已经没有吐槽的力气了……

【沐雨橙风】:那孙翔怎么惩罚?不是没来参加讨论吗?

【百花缭乱】:不然别说老韩了,直接说孙翔吧……

【风城烟雨】:谁知道张佳乐在韩队那里经历了什么。(烟)

【海无量】:一定有故事。

【君莫笑】:那就孙翔吧。哥善解人意。

【王不留行】:随便,定了吧。

【石不转】:嗯。

【索克萨尔】:那就孙翔,定了。快到时间了,大家收拾收拾来会客室吧。唐昊我跟他说一下。

     

下午一点

中国队训练基地的大门打开,孙翔急急忙忙地跑进来,正好撞上了从楼上下来的唐昊。

“糖糕我刚刚手机丢在超市了刚找到,他们有交代什么吗?”孙翔喘着气,皱眉“这地方太难走了。”

唐昊翻了个白眼“那是你傻。”

“我靠糖糕你想打架啊!”孙翔瞪着眼。

“记者快开始采访了。会客室。”唐昊一脸“你是智障吗”的表情,“就说了一句,记得队宠是韩文清。”

“……哈?”孙翔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看这两个名词都不该在一句话里出现啊。

唐昊挠挠头,一副很费解的样子“反正就这么说就行了,具体很难解释。”

顿了顿,他走向会客室“快进去吧。”

“等下我上个厕所!”

    

孙翔落座的时候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以一种很难以言喻的表情。孙翔有点懵,是不是自己坐错位置了?可是只有张新杰旁边有个空座啊……

他向一旁看去,发现不远处唐昊有点儿欲言又止的样子,孙翔以为他是想问自己记没记住,就朝他比了个大拇指代表自己没忘。

瞬间唐昊表情就跟吃了啥的一样。

几个老狐狸对他报以和善的目光。

“孙翔大大来了啊!我们正好进行到了有趣的环节,接下来我们会给各位发一个题板,考验考验比赛最重要的默契。”一名记者说。“大家把答案写下来就可以了,不要偷看啊。”

顿时想到什么的人色变,偷偷地看向孙翔。

“第一个问题,国家队的队宠是谁?”

真的有这个问题!孙翔握着笔松了口气,唐昊还是挺靠谱的嘛,于是他龙飞凤舞地写完,抬起头朝着摄像机来了一个帅气自信的微笑。

亮开题板之后,所有镜头都瞬间锁定了孙翔。

唐昊捂着脸,显然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气氛十分诡异,孙翔也愣了,他环顾四周——拍案而起“靠!为什么写的是我啊!不是队宠韩文清吗!”

“……”死一般的静寂。

“孙翔大大真……哈哈,会开玩笑……”记者挠挠头。干巴巴的说。

只见叶修低下头来又在写着什么,抬起板子,“韩文清”三个大字跃然纸上。他点点头“这就是我们宠孙翔的方式啊。”

其他人见状,都低头憋着笑,刷刷刷地改起来。

再一亮起来,清一色的韩文清。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不知道韩队这时怎么想呢……相信韩队也会观看这次直播,大家有什么话想对韩队说吗?”记者话音有点抖。

叶修对镜头竖起大拇指“老韩,哥宠你。”

……

“+1”

“+2”

……

“+12”张新杰无比镇定。

最后到了孙翔,他憋红了脸,说了一句“+13”。

   

此时中国。

韩文清沉默的看着电视上孙翔的脸,旁边坐着的霸图队员已经憋笑憋的生不如死了。

韩文清依旧没有说话,他看着画面边角张新杰的正经表情,觉得很眼熟……

就像上次说服了他们全体晨跑之后一样的。

——计划通√。

   

“爷爷他们在玩谁是卧底吗”小女孩坐在爷爷的怀里,回头问着。“那个哥哥写的不一样啊!他是卧底吗?”

“…………药……药!”冯宪君颤抖着伸着手。

   

       

————————

“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请问国家队在这次比赛中,预想的成绩是怎样的?”

大家相视一笑,立起题板。
      

“冠军!”

fin.

新年来到,本寮一片祥和。

……啊。

没有小小白的第一二三四五天,

感觉小小黑已经要暴走了呢。

另一边,sssr的草爸爸领衔孤家寡ssr一起来给大家拜年(怨念),祝大家早日抽中ssr哦!

呵呵……

呵呵呵……

强迫症已经不好了啦!!!!!!!!

前天小黑小小黑一起来我寮,
小白表示很激动,
带着雪幽魂四件就想刷怪。

围观老妖小妖:坐等翻车。

八百比丘尼:没关系,呵呵。

【黑遍全联盟】信息素决定的爱情

预警:  由题我们知道,设定是abo。
            带双花,周翔,韩叶,杜柔……(x)

【双花】

孙哲平的信息素是血味儿的,

每到夏天,

他都会被蚊子叮得欲仙欲死。

——直到,

他遇见了信息素是花露水味儿的张佳乐。

孙哲平邪魅一笑。

“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出现了。”

【周翔】

周泽楷的信息素是苦咖啡味儿的,

很苦。

而周泽楷喜欢甜食。

每次闻到自己的信息素味道的周泽楷,都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知道他遇见了信息素是奶糖味儿的孙翔。

周泽楷邪魅一笑,

想道。

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出现了。

(然而他的话并没有多起来。)

【韩叶】

叶修的信息素是烟味儿的。

他的烟瘾很大。

每当闻到自己的信息素,

而手头又没有烟时,

总会忧伤地仰望天空。

——直到他遇见了韩文清。

韩文清的信息素是火药味儿的。

多天的相处过后,叶修发现韩文清除了能给自己一触即发要炸的感觉外,

也没有解决什么。

毕竟点燃了烟不能抽,

更蛋疼。

于是提上裤子想走人。

韩文清邪魅一笑。

“撩完想走,没门。”

【杜柔】

杜明的信息素是可乐味儿的。

唐柔的信息素是曼妥思味儿的。

唐柔:对不起。

杜明:???!

一个努力见到了master的故事(全)

原名“作为一个master的愉悦的一天”,可以从这点看出来,我是不会起名字的。
当然不是指王不留行。

最开始发文纯属大脑一热,决定填完坑之后我觉得自己还是要负点责,于是写完了重新发了……
略微有改动,之前发到(二)—4。
……cp带点儿方王方。

(一)

1
某年某月某日下午1时55分06秒,b市经历了一场异动。
异动的地点是电竞俱乐部微草二楼的卫生间,事发一天后的采访过程中,目击者某不知名王先生说他想要静静。
由于没有其他目击者,采访只能不了了之。

微草周刊记者刘小别报道。

——小别你也太不专心了!
——队长说他不想说啊!怪我咯!

2
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

王杰希洗手过后刚刚踏出卫生间,就听到了一阵人类很难以一己之力在短时间内发出的巨大声音,大概类似于锅碗瓢盆碰撞,鸡飞狗跳龙腾虎跃,以及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混合remix版本。
他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人生,准备置之不理。
开玩笑卫生间一个人也没有就算有人也没有可以发出那些声音的工具好吗?我一定是训练太过度出现了幻听。王杰希这样想道。
紧接着他听到了一声深情的呼唤。
“master~~”

3
……何方妖孽。
“master~~~”
……这是在叫我么。
“master~~~~”
好的你赢了。
王杰希出于净化自己耳朵的目的,缓缓地转过身……
那一瞬间,他的左眼告诉他我瞎了,右眼说大哥说的没错。
你们俩好多戏,王杰希想。不过当务之急是稍微走点心的问一问。
“……你是柯南里的那个吗……?”

4
“啊,总之,你就是我的master吗?”一团黑的看不出体型也看不出性别更看不出年龄的黑影保持着应该是站立着的姿势,问着王杰希。
“你认错了当然最好。”王杰希摇了摇头。他大概看过一些同人啊什么的,如果出现的人戴着魔法帽骑着扫把抽着索克萨尔,他就姑且承认那是王不留行了。
“不不,你就是我的master!”那团黑影看来是慌乱了不少,他抖动着身躯,看上去像是一团愤怒的雾霾。
作为一个b市人,王杰希有一瞬间想要掏出口罩来。

5
“你到底是什么?”他抑制着自己想拿口罩的冲动,尽量和缓地问道。
“我是被您召唤出来的的,是您的从者啊,我的master!”黑影大喊。
气氛凝固了几秒,王杰希叹了一口气“都说你走错剧场了……”
黑影不可置信地说“不可能!我就是被您召唤出来的!您看您的右手,是不是有令咒!”
王杰希低头,然后举起他白皙的右手,上面明显是刚刚用水冲洗过的一道伤口,现在还在滴着水。“你说这个口子?”他质疑地问道“而且只有一划?”
“没错!就是它!”黑影陶醉了“您用您的美手上的血液召唤了我!并在地上画出了法阵!有幸与您相遇我的master!”
王杰希猜想自己一定一脸冷漠。

6
不过话说本来就是为了冲洗这道被植物叶子割出的口子才来的这里,冲洗过后动作太大带出了一堆水,然后自己就随手拿拖布拖了而已……这就是法阵?太随便了点吧?
“那圣遗物呢?”王杰希想起了一个突破点。
黑影分出了一条看着像手的东西,指了指一旁无辜的扫把。
这莫名其妙的设定竟然还真的能对上啊!王杰希彻底无语了。

7
“好吧,我信你了。你该告诉我你是谁吧?”王杰希靠着墙,问道。
“你猜~”
“……那你总该告诉我你是什么……那个叫……saber,lancer之类的……”王杰希回想了一下,其实他没看完那部动漫,也不是很热衷于这个。
“我是cleaner。”
……
“你是……啥?”
“cleaner~”
王杰希沉默,许久之后他开口。
“……你是,吸尘器?”

8
“为什么别人想到的至少是清洁工您想到的却是吸尘器?!”黑影有些抓狂了。
“哦,抱歉。”王杰希眨眨眼“可能是天生的。”
“master你的设定好可怕。”
“承让了。”王杰希没否认“所以你是清洁工啊。”
“……其实我是caster……”黑影决定坦白从宽。
“那是什么?我英语不太好……”
“魔术师啊master!”
王杰希再次沉默,然后抄起一旁的圣遗物“你是过来抢我设定的吗?”
“我们是和设定这个词过不去是吗?!”黑影哭了。“而且您ooc了啊!”

9
“那……你有什么能力?”王杰希告诉自己应该更加冷静一些。
“我可以隐身,就像现在这样。”
“可我还能看到你。”
“出去了我就和外界融为一体了呀~”
“……”作为一个爱国爱家的五好青年王杰希是实在想要去为b市辩解一下的,但是真没什么好说的。
“哦,还有别的能力了吗?”
“我可以伪装。”
“什么?”
“雾霾。”
“……”允许他任性地不顾一切的自由的为这座城市做点什么吧!王杰希再次举起了圣遗物!
“等等等等master!我的能力真是伪装!您说谁我就可以变成谁!”雾霾,不,黑影再次剧烈的晃动起来,阻止着他的master。
“喻文州!”
王杰希举起扫把,喊出了一个名字。
黑影摇身一变,真的变成了喻文州的模样,他庆幸着终于向master证明了自己,不用挨打了的时候,扫把从天而降。
“啊——!”

10
王杰希扔掉扫把,终于解了口气。
呵呵,找到理由揍你了呢。

(二)

1
“master……您为什么要打我……”黑影,不,是变成了喻文州的黑影委屈地慢慢从两个小型喻文州汇聚成了一个大型的喻文州,其过程有些难以直视,不过总算是完成了。“还是有点疼的啊!”
“你这是有丝分裂吗……”王杰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摆出一个恶心的表情,不过事实上他感觉还好,至少合体过程打了马赛克……等等这个描述好像不太对……总之,没那么恶心。
“我明明是二分裂……”“喻文州”更加委屈了,王杰希咳嗽了一声,掩盖了他的笑意。喻文州这样的表情可真是没见过,莫名感觉有点有趣。他暂时放过了吐槽黑影原来是原核生物,看了一眼表“那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该去训练了。”
“那个,master,您不问问我是来干什么的吗?”“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好像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一样,还是叫住了王杰希。
“……哦,我忘记了。”王杰希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反应,他想了想,道“不管你是来做什么的,你能不能帮微草再拿个冠军?”
“……我要是说我能帮微草夺冠的话,不会就真的ooc了吧?”“喻文州”有些担忧的说。
王杰希眨了一下眼“那都是小事情。”

忽然他听见一声空气爆破的声音,眼前的喻文州开始扭曲,等到尘埃落定,眼前的人已经变成了肖时钦。
王杰希“……”
“肖时钦”“……”

2
“结果你控制不了自己吗?”王杰希显得不那么镇定了“难道孙翔和你也说过这个梗?!”
“淡定一点!master!”又是一声闷响,眼前的人已然变成了孙翔。“这样很累的!”
“……”王杰希无话可说,他突然明白了遇到黄少天的周泽楷的感受,十分郁闷。
“孙翔”过去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手指刚一碰到王杰希就变成了雾状,接着他十分无奈地说“实在是因为设定太多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master!”
那怪我咯?王杰希心想,他看起来是彻底没了耐心“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能不能让微草夺冠?”
“啊,不能。”“孙翔”这次倒很痛快。
“嗯,那好。”王杰希挑起了半边眉,也不是很意外,接着他转身“既然这样,就不要耽搁微草拿冠军了,我去训练,你记得不要让他们看见你而分心。”
被丢下的“孙翔”原地愣了几秒,低下头似乎是笑了笑,最后变回了一团黑雾,贴着地面跟在了王杰希身后。

3
王杰希边走路边想要叹气,他能感觉到身后跟了个什么东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来也没去怀疑过那团黑影有恶意。
就感觉那是一个很熟悉自己的人,也很亲切,让人不能拒绝。
到了训练室,他向身后看了一眼,黑影乖乖地匍匐在地面上,王杰希嘴唇动了动,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推开门进去了。
训练室里闹腾腾的,王杰希皱了皱眉,发现大家都聚在一起,显然是没来得及做样子,甚至没注意到他已经进门了“什么事这么兴奋?都不训练吗?”
“!”
众人都是一惊。“队长……”
王杰希把头转向了高英杰“英杰,怎么回事?”
“呃……”高英杰看了一眼其他队员们,袁柏清一个劲的使着眼色,仿佛眼皮抽筋了一样。等王杰希看过来,又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视线乱飘,看起来就差吹着口哨了。
身旁柳非刘小别简直想要掩面,这种不打自招的浮夸演技真是得了方神真传……
许斌大大看上去是实在忍不了了,他捅捅袁柏清,示意他坦白从宽。
王杰希也看着袁柏清。

4
“啊,队长,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刚把他们都叫过来你就进来了……”袁柏清把手机拿出来,屏幕上是一条短信,三分钟前发来的,一时间大家都凑上去看“师父说他要回来看看,大概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方士谦?”王杰希有些诧异,毕竟这人好久都没有音讯,突然之间回来也不跟自己说一声……但话一出口王杰希便感到糟糕了,果不其然,一声闷响之后,身后好像多出来点什么。不用猜,一定是长度183的某种物体。
听到响声低头看着手机的众人都抬起头来,一瞬间表情都很诡异。
三秒钟之后,只听得袁柏清大叫“我靠!师父你飞进来的啊!?”

呵呵。王杰希什么都不想说 。

5
现在这的的确确是相当严峻的情况了,王杰希心想。他转过去看着貌似是凭空出现的“方士谦”,整张脸上满是“你自己看着办吧”的残忍,顶多还有一丝“尽量别吓到孩子们”的慈祥。
而袁柏清站起来扑了过去。
王杰希默默的站到“方士谦”身后,预备接住穿过“方士谦”身体的可怜的袁柏清,可是直到袁柏清已经在被“方士谦”摸着头打着招呼时,一切进展的还是那么的顺利。
嗯?王杰希迟疑地伸出手,放在了“方士谦”的后背上,很快便穿过了他的身体,没有感受到一点实物的阻拦。 哦,王杰希镇定地收回手,见怪不怪了。这估计又是所谓的设定。
这时“方士谦”轻轻偏过头来,对他微笑了一下。

6
“大家如果都已经叙好旧了,那么是不是该训练了?”王杰希看着那堆已经聊的热火朝天的人们,只觉得头疼,也不知道“方士谦”是怎么表现得和他们那么熟悉的,一种强烈的违和感油然而生。
众人听到王杰希的话,便都乖乖地散开来去训练。
王杰希就这样看着“方士谦”饶有兴致地凑到高英杰的屏幕前,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
……算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王杰希仿佛看破了红尘。
他转身,走出了训练室。

7
“啊。”
结果刚一跨出门槛,就听到前方有谁发出了听起来相当尴尬的声音,王杰希抬起头,看见“方士谦”正站在外面看着他。
他们相互对视了几秒,感到彼此都有些凌乱。
……所以还有必须不能离开我方圆几米之内的设定吗?!作者你再乱加设定活该圆不回去啊!王杰希已经制止不住铺天盖地的吐槽欲了,他抬起手想要把面前这团蜜汁生物像驱赶雾霾一样推走,然而。

没有推动。

8
王杰希整个人都静止了,他的手掌下面覆盖着另一个人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的心跳,好像一瞬间回忆起了什么,并且开始飞速地怀疑起人生。
另一个人看样子比王杰希更加怀疑人生,他有些僵硬的低头,确定了一件事。
——他被已经几年没见的前任队长袭胸了。

…而且…这算是潜规则吗……

8
气氛达到冰点,两人各有所思,谁也没有先说话的意思。
短短几秒现在变得相当漫长,王杰希一个头两个大,仿佛有几百个黄少天在大脑里说群口相声,他在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解释,但是首先,该想想怎么才能不漏痕迹的把手从方士谦的胸口拿开。
而方士谦的思想就简单多了,只是不停的在循环“我被潜规则了被潜规则了潜规则了……”而已。
又过了几秒,方士谦先缓了过来,他默默退回一步决定先转移一下王杰希的注意力,于是向训练室里看去。
“大家都——?!” 一句话没说完,但由于方士谦的惊愕全然反馈到了脸上,王杰希还是立刻就知道那奇葩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现在看来,原来这个世界上总还会有比糟糕的事情更糟糕的事情啊……王杰希觉得自己十分被动地明白了一则真理。

(三)

1
王杰希缓缓转过身去,正巧赶上了看到那个“方士谦”雾化扭曲直到消失的过程,那明明是一副很好笑的样子,可他真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身后还有人瞠目结舌着,王杰希多想自己也能雾化消失,留下这烂摊子他们自己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我觉得,”方士谦看起来到底是不太好“我需要一个解释……”
声音不大不小,但足以让训练中的众人听到。
王杰希看到高英杰回头看向自己身后又看向门外那惊恐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罪恶感呢……
这时袁柏清又叫了起来。
“我靠!师父你是真的会飞吧?!”

2

方士谦很委屈,很难过,明明是自己被吓得半死,怎么就变成了罪魁祸首了呢?
王杰希也很委屈,也很难过,明明就只是去洗了个手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更何况自己又没有去勒索保险,还是个响当当的良民啊!
黑影颤巍巍地匍匐在王杰希脚下,王杰希低头看了看,突然叹了口气,然后把方士谦拽去了那个罪恶根源的洗手间。
当然他没忘记回头叮嘱队员们一句“好好训练。”

3
“如果以你的能力,把他成功洗脑了的可能性有多大?”王杰希严肃地看向黑影。
“……master,我不得不说,虽然我们拥有很多设定,但偏偏这项能力我没有!”黑影摆出了一个大概是懊恼的姿势,说。
王杰希沉默。
方士谦在一旁已经要抓狂了“我还在这里啊!就算是要洗脑我,不是也要先把我打昏再商量才符合常理吗?”
“……”王杰希转过来看着方士谦“你电视剧看多了吗,都洗脑了你还记得什么?”
话音一顿,他又点点头“不过有一点没错,把他打昏吧,说不定就失忆了呢。”
“master您现在越来越像反派了呢…”黑影表示,这个他可以做到,他伸出一条手臂粗的黑雾,向方士谦极速抽了过去。
“!”不仅方士谦惊了,连王杰希也惊了,不过万幸黑雾直接穿过了方士谦的身体,就像碰到王杰希时一样消失掉。
“我靠……”方士谦呆滞了。王杰希缓过神来,用手在方士谦的面前晃了几下,方士谦却没有什么反应。
“他……还好吧?”王杰希皱眉,可别真傻了吧,本来就不太聪明呢……
“没事,我跟您说master,我刚刚才发现其实方神是和您一样体质的,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我也能和王杰希一样命令你了吗?”方士谦阴沉着脸。
“……话说是这样没错……”
“黄少天!”方士谦怒喊。
“等等等等等等!!!怎么又是这招啊!”话音刚落,黑影就变成了黄少天的模样,紧接着,又被扫把劈成了两半。
方士谦“呵呵。”

4
“黄少天”默默地自己聚合起来,抬头却发现王杰希正饶有所思看着他,心下有些感动“没事真的不是很疼,别担心,master。”
“你到底是什么?”忽然他听到王杰希这样问。
“诶……那个,我最开始是怎么说来着……”“黄少天”左顾右盼打着马虎眼,“呃……”
“反正不是什么从者——”方士谦在一旁懒洋洋地插话“大眼儿你真信过?”
“还好……”王杰希忽然转过身,看向方士谦“方前辈,你回来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
“……我还没问你怎么一上来就袭我胸呢……”方士谦好像一瞬间僵硬了一些,没回答王杰希的话。

“……情势所迫……”

“……谁不是呢。”

5
到现在两人突然发现,明明是久别重逢本该有的一些尴尬寒暄,都被这一闹给化解了,他们两个莫名其妙地,又如同曾经一样熟稔。
那边“黄少天”又默默变回了黑雾,静静地看着他们。
“……时候不早了……”王杰希看了一眼表,抬头对两人说。
“到我家吃个饭吗?”

(四)

1
“为什么叫你王杰希的时候你不会变成他呢?”方士谦推着购物车,边问着变成“楼冠宁”的黑影。
“因为现在master在我眼前,我不能和他同时存在于同一个人的眼中。”“楼冠宁”说,“并且方神,就算我变成了这个人,顶多模仿一下他的性格语言,不可能帮你们付款的休想。”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方士谦一副叹惋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说哪一点太可惜。
“喝汤吗?”那边王杰希在蔬菜那边看了看。
“随便。”
王杰希转过身,丢进来一盒浓汤宝。
“……”我真傻,真的,我怎么忘记王杰希懒癌晚期呢?方士谦把视线沉默地放到了正前方。

哎?那人在干什么呢?

2
走在回王杰希家的路上,一行三人都没有说话,毕竟刚刚确实……很尴尬。
“你变回来吧……太吓人了……”方士谦看四周没人,低声对身旁说。
“别,小区里有监控……”王杰希制止了他。“再说之前没见你这么怕他啊。”
方士谦斜瞟了一样王杰希“我太久没见了抵抗力下降了不行吗?再说你刚刚为什么看见那人翻别人包就喊韩文清的?不怕超市有监控吗?”
他们立刻又回忆起当时那一家子恐惧的神色,以及用十多分钟安慰吓哭了的小孩子的经历,和用半个小时来签名的恐惧。
王杰希抬手揉了揉眉间,有点心累“还不是你喊的声音太大……”
那边“韩文清”做出一个无辜的表情“master你们不要因为我而吵起来啊!”
王杰希僵硬的看了“韩文清”一会儿,别过头“你还是变回来吧……”

3
开了门,王杰希摸索着灯的开关。那边方士谦在问“签了这么久的名你手还能做饭吗?”
……“不能了。”
方士谦一愣“我不就寒暄一句吗你至于做不了饭吗?”
王杰希回过头,一双大小眼直勾勾地看着方士谦,他又按了两次开关,没说话。
“……煤气呢?”
“估计停了吧……我不太确定……”王杰希想了想“好久没回来过了。”
“……靠。”方士谦默默地道。

4
好不容易翻箱倒柜找出了几根蜡烛,两人擦了擦桌子摆在了上面,找打火机点燃了,发出隐隐约约的光。
王杰希翻翻冰箱,什么也没找到。
方士谦把刚刚买的东西倒在桌子上,随手拿起了一瓶水喝“几年不见感觉你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我几个月没收拾过的房子都比你住三天的屋子干净。”王杰希洗完抹布回过身来,也开了一瓶水。
方士谦似乎是笑了笑,过了一会儿也没人说话。
“我们现在干什么啊……?”气氛又尴尬起来,方士谦想寻找一个合适的活动,要不孤男寡男烛光不晚餐着实蛋疼。
“电视没电,电脑没电,就剩下手机了,看着办吧。”王杰希说。
“那个……其实……”一旁一个弱弱的声音传来“您们是不是忘了我啊……”
方士谦猛地转过头,仔细辨认出了黑影的方向,然后看着他,笑了。

6
现在的座位安排是这样的,沙发上,方士谦居右,三分之一的黑影居中,王杰希居左。
这种一看就很像斗地主的氛围不喊两声加倍真是不应该呢,不过为什么黑影只有三分之一呢?
本来摆着蜡烛和食物的桌子此时已经被清理干净,上面是一个由小型“黄少天”和小型“周泽楷”共同组成的相声小剧场……相声能不能继续下去王杰希不关心也不想知道,但是身边的方士谦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
“方神怎么知道我能这样啊?”黑影问王杰希。
王杰希叹了口气“谁让你设定那么多,我估计他就是想试试……”
“哈哈哈哈哈……知我者大眼也哈哈哈……我的妈周泽楷好呆啊哈哈哈……这么对黄少天只能吃瘪哈哈哈哈!”方士谦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mdzz,剩下两人心想。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触发了什么开关,黑影也开始大声地笑,沙发上的影子就像被风吹着的火苗一样摇晃着,魔性的很。
王杰希冷漠地看着他们,随后不知为何也勾了勾唇角,倚到了沙发上。

7
早上醒来的时候,王杰希看了看表,沉默许久。他好像做了一个很奇葩的梦,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记忆十分模糊,不过唯一记得清的,是方士谦的魔音灌耳。
他又低头看了看,却发现自己确实是在自己家,身上盖着的还是自己昨天现套的被子。
他忽然有点印象了,抬起自己的手,发现上面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是还有点淡淡的痕迹。他视线四处转了转,没有发现黑影的存在。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方士谦手里端着油条豆浆进来,脸上好像写着“你终于醒了。”
没等王杰希开口问,方士谦就说“外面也没有,估计是走了。”
“……嗯。”王杰希点点头。

8
“他到底是什么啊,我看你挺愿意陪他玩儿的,训练都不训了。”方士谦放下吃的,问“换我你才懒得搭理。”
“我搭理你还少吗方前辈?”王杰希看了眼方士谦“我也不清楚,总之,总是感觉欠了他一些东西似的……需要补偿”
“类似于粉丝这种感觉?”方士谦想了想“你欠他们喜欢你见不着你真人?”
“……”王杰希没回答。
“对了你看看微博,老韩都要懵逼了快。”方士谦把手机递过去,王杰希接来一看,是有粉丝发的“在b市某超市偶遇王队方神,甚至还有韩队!”,下面还有人说自己也是见证者。
韩文清留言说自己昨天没出过霸图。
张新杰还出来证明一下。
“还好当时他们吓蒙了估计没敢拍照”方士谦笑着说“要不真说不清了。不过有人拍了一张,你看。”
王杰希看过去,是一张他们的背影,有他,方士谦,和变成楼冠宁的黑影。博主写道“我昨天也见到了他们,不过有要紧事没敢去确认,就拍了张背影……但是那人不是韩队啊!看上去倒像是楼少……”
下面立刻有人开始艾特楼冠宁,不过现在正主还没出来。
王杰希盯着图片看了一会儿,然后把那张照片保存了。
“……”方士谦目睹了这一幕“问个问题呗……?”
“嗯?”

“你记不记得……那是我手机。”
“……”

9
“行了就这样吧。”方士谦把手机抽回去,锁了屏“吃点东西?”
王杰希去拿油条,皱眉“怎么都凉了?”
“祖宗,我六点半下去买的,现在八点不凉才怪。”方士谦翻着白眼。
默默啃了一口油条,王杰希把自己手机拿过来,发现屏幕上有几行小字。
“master!我要回去啦,感谢一天的陪同,以后也要快快乐乐的!请原谅我还是没法告诉你我是谁,但是我确实很高兴,您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呢!虽然不太可能,但还是有缘再见!^O^”
“真是厚此薄彼,”方士谦也凑过来,读完了这段话。“他真走了?”
“嗯,应该是。”王杰希关上手机,把油条吃完了。“走了。”
“他还挺可爱的。”方士谦说。
王杰希抬起头,看着方士谦“那你呢?”
“啥?”

“你还走不走了?”

10
“我啊……”方士谦笑笑。
“看你生活不能自理,就算了吧。”

fin.

我一直在圆设定一直在圆!如果还有什么没对上的请务必告诉我看看能不能改!
实在是抱歉只定了方向就来发文……不过也算是完成了一个愿望吧,老王老方都那么可爱……^O^